语文教学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语文教学网 > 作文 > 正文
牙-KIBA的设定解说
牙-KIBA的设定解说
提示:

牙-KIBA的设定解说

塞特师(shadow caster,又译:晶唤师)在异世界生活的人类中,有一部分人从出生起就带有特殊的力量,在他们身体的某处有着特殊的印记,通过印记可以生成“魔力结晶”以释放魔法进行攻击,也可以生成盾牌抵御攻击……他们被称为“塞特师(shadow caster)”。在塞特师中能驾奴精神体的是比较特殊的一部分,但一流的塞特师肯定会有强大的精神体。在这个世界中的国家领导者以及士兵们多数都是塞特师,当然,也有一部分塞特师选择过平凡的生活。一般民众在异世界生活的人类中不具有“塞特师”力量的人们,在各个国家领域中占大多数。他们从事各类工作,诸如贸易、加工、园艺、科研等等。某些国家(领域)的人们,有着独有的身体特征。改造塞特师 在异世界生活的人类中原本不具有“塞特师”的力量,凭借“乌尔巴克斯”先进的科学技术,通过将身体部分机械化改造,获得了近似于“塞特师”的能力,成为“塞特师”。兽人 生活在塔斯克的种族,身形巨大,有着两双手臂,能够在体内形成魔力结晶,并直接由身体释放攻击。能和部分精神体赤手空拳的战斗。其中,长有羽翼的称为“空兽人”,没有羽翼的称为“地兽人”。 塞特师的印记在每个塞特师身体的某处存在着的特殊的印记,通过印记可以生成“魔力结晶”以释放魔法攻击或生成盾牌防御。印记多是由中央状似宝石的晶体以及其周围金色(黄铜色)的条纹构成的。每个塞特师的印记形状和所在位置都有所不同。魔力结晶由塞特师的印记生成的球状晶体,不同颜色的魔力结晶可以释放不同属性的魔法攻击,也可以贴近敌人释放出束缚的网。此外,还有具有特殊功能的魔力结晶,例如空间传送(将数颗结晶球置于地上可以释放传送的魔法)。光刃武器在异世界的战斗中主要使用的武器。将魔力结晶安置在武器的柄或杆的空槽中,合上柄翼,即可由剑柄或杆尖生成锋利、坚硬的光刃。 除了剑之外,还有长枪、短剑、弯刀、鞭等多类光刃武器。精神体结晶(spirit shadow)精神体(spirit)未被召唤时的存在形式,通常呈球状。每个精神体结晶的表面有着不同的纹饰。 精神体结晶可以通过塞特师身上的印记进入塞特师体内,在日常生活中也以此方式“携带”。当精神体结晶在塞特师的身体中时,塞特师可以感受到精神体的存在。战斗事态时,塞特师可以从印记处将结晶唤出,将精神体结晶抛向空中,精神体将被召唤。通常,投掷精神体结晶的召唤者将被视为其“主人”,精神体将为之而战斗,不过也有例外。如果召唤者不是塞特师或者没有足够的力量以驾奴精神体,就可能召唤失败或使精神体暴走……当战斗结束或召唤者失去意识时,精神体会还原为精神体结晶,飞回召唤者手中或回到塞特师体内。 异世界独特的战斗力,形体巨大,驾奴精神体需要塞特师有强大的精神力和体能,否则很可能召唤失败或者使精神体暴走。平时以精神体结晶的形式存在,将精神体结晶抛向空中,精神体将被召唤。通常,投掷精神体结晶的召唤者将被视为其“主人”,精神体将为之而战斗,但也有例外。当战斗结束或召唤者失去意识时,精神体会还原为精神体结晶,飞回召唤者手中或回到塞特师体内。不同精神体的战斗能力高低也不相同。本作中正式登场的精神体约50个左右,这里仅列出部分涉及主要事件的精神体。 阿米尔迦尔(アミル·ガウル,又译:阿米鲁迦鲁)持有者:泽度。6大核心精神体之一,被誉为最强的核心精神体,自己会选定主人。若非其认定的人持有就会感到如蚁蚀般的痛苦。阿米尔迦尔的精神体结晶最初被放置在天普拉的阿米尔迦尔神像上。老师吉柯不希望他仅作为雕像而应作为力量而存在,便寻觅阿米尔迦尔合适的持有者,但所有接收阿米尔迦尔精神体结晶的人都被严重排斥而疼痛难忍。直到一天在“阿米尔迦尔”神像上方显现了“在卡姆市长凳上怀孕的莎拉”的影像,老师吉柯和贤者塞巴斯误以为莎拉就是阿米尔迦尔选中之人,便前往卡姆将莎拉强行带到天普拉,让她接收阿米尔迦尔的精神体结晶,奇迹的是她并没有疼痛难忍的排斥反应。可是在训练的日子里莎拉始终无法唤出阿米尔迦尔,直到一次遇到生命危险,阿米尔迦尔才现身击退敌人,但随后没有回到莎拉体内而是向天空飞去。在泽度来到天普拉被精神体袭击的瞬间,阿米尔迦尔首次由泽度的左手现身,伴随的猛烈的风将敌人击倒。吉柯和塞巴斯目睹之后也得出了真相,当年阿米尔迦尔的指示并非莎拉,而是莎拉肚中怀着的孩子泽度,泽度才是被阿米尔迦尔选定为主人的塞特师。在迎击暴走的人工精神体时,阿米尔迦尔回应了泽度,变身为鸟兽形态,封印了人工精神体的能力从而停止了它的暴走。在39话与修的最终决战中,被召唤出的阿米尔迦尔又从鸟兽形态再度变身为身着战甲的人形态,睁开了双眼,完全觉醒,后泽度向其挑战是与其合为一体。莎鸠拉(サチュラ)持有者:诺亚。6大核心精神体之一,自己会选定主人。莎鸠拉的精神体结晶最初放置在由西伽兹人运送的封印之箱中,在于诺亚产生共鸣后破箱而出,释放出巨大的雷电毁灭了大范围内的生物,之后进入了诺亚的身体。普罗尼莫(プロニモ)持有者:修。6大核心精神体之一。普罗尼莫在当初吉莫德和卡璐布·弗休战时被分为两个部分:吉莫德前国王巴卡姆持有的蓝色精神体和卡璐布·弗树群下的红色精神体。在修夺权以后率军再次侵略卡璐布·弗,在蓝色精神体与红色精神体交战中,红色精神体吃掉了蓝色精神体后,二者融合恢复为完整的核心精神体,普罗尼莫。莫纳迪(モナディ)持有者:无6大核心精神体之一。莫纳迪的精神体结晶最初被埋藏在奈奥托比亚地标的地下深处,海拉姆发觉后便派人向下挖掘以找寻莫纳迪的精神体结晶。在修侵略奈奥托比亚后终被挖出,奈奥托比亚士兵遭到袭击,精神体结晶被莎拉夺得,但随后与塔斯克吉姆的较量后又被其夺走。萨迪(シャンディン)持有者:莎基莉6大核心精神体之一。萨迪的精神体结晶最初被安置在西伽兹浮游要塞的特殊装置中,在长老安排下,莎基莉进行了“救世主”任命仪式,萨迪与莎基莉相见后进入到莎基莉体内。究纳米斯摩(デュナミス)持有者:米莱德6大核心精神体之一。究纳米斯摩的精神体结晶最初是与米莱德共同降生的,米莱德出生时头顶上就放置着究纳米斯摩的精神体结晶。塔斯卡(タスカー)塔斯克传说中创造异世界的“神”,当6个核心精神体聚齐之时,将会发生共鸣使塔斯卡复活。泽度是被塔斯卡选中的人,当泽度被引入塔斯卡后,塔斯卡的意识与泽度结合使其丧失了心智。此时塔斯克开始觉醒,6个核心精神体的结晶以十字形嵌在塔斯卡胸前。被老师吉柯唤醒的泽度呼唤了阿米尔迦尔,并与他共同战胜了意欲毁灭人类世界而创建精神体世界的塔斯卡。

牙-KIBA的角色简介
提示:

牙-KIBA的角色简介

本作登场的人物众多,这里仅列出部分涉及主要事件的人物。 (ゼッド,Zed,又译:杰特,CV:吉野裕行)本作主人公,男主角,15岁。出生在名为“卡姆”的城市。自幼失去父亲,母亲也因失忆常年呆在医院的病床上。不太会与人相处,不喜欢受到束缚,性格犹如初生的幼狼。幼时帮助了受欺负的诺亚,与诺亚成为好友,常到诺亚家吃饭。在母亲和朋友面前表现了软弱而温柔的一面。临近15岁生日的前夕,泽度常常梦到不寻常的事物,由此他感觉到只要破坏了门的话,就能去到别的地方,能够更自由生存的地方。也正因为这一举动,惊动了学校的老师甚至警察,想要抓住惩罚他。在15岁的生日当天,泽度收到诺亚的礼物,天空之神“霍利斯·隼”象征自由的羽毛。泽度来到医院看望母亲,而她对“羽毛”产生了特别的反应,正当泽度不解的时候,被埋伏的学校老师擒住关押到学校仓库。仓库失火之后,诺亚协助泽度逃脱出来,不料被真实身份是塔斯克人的老师发觉,正当老师袭向泽度时,他的母亲出现放出魔法击退了老师,惊讶的泽度再次被警察抓住。在被警车运送的途中幸得诺亚以救护车相撞而逃脱。这时,他的身边吹起了奇异的风,跟随着风的导向,泽度跳进了阿米尔迦尔打开的传送门,来到异世界。此刻,他作为“塞特师”的力量觉醒了。来到异世界后经历的事件,使他的人生开始了巨大的转变……泽度是被核心精神体“阿米尔迦尔”选中的人,同时也是被“神”塔斯卡选中成为“救世主”的人。来到天普拉之后的他听从流玛士的指导和自己的努力掌握了塞特师的战斗方法。为了寻找存在的意义,为了更高的坚强,为了朋友而追求力量。在一系列事件之后,他下定决心集齐6个核心精神体来阻止由此引发的战争。在最终话,泽度在向阿米尔迦尔挑战之后,与其合为一体后消失,实则并未消失只是回到了卡姆,在接到诺亚飞来的纸飞机后,便张开翅膀飞回天普拉。(注意其眼睛的变化 以及羽翼)塞特师印记:左手背到左手臂前端。持有精神体:兰博斯、阿米尔迦尔。 (サラ,Sara,CV:井上喜久子)泽度的母亲,卡姆人。曾经救了身受重伤的泽度的父亲,并与之结合,生下泽度。异世界天普拉的一天,在“阿米尔迦尔”神像上方显现了“在卡姆市长凳上怀孕的莎拉”的影像,老师吉柯和贤者塞巴斯误以为莎拉就是阿米尔迦尔选中之人,便前往卡姆将莎拉强行带到天普拉,让她接收阿米尔迦尔的精神体结晶。原本惊慌失措的莎拉在体验到阿米尔迦尔给他带来的奇异感觉后便情愿接受了吉柯作为塞特师的训练。可是在训练的日子里莎拉始终无法唤出阿米尔迦尔,直到一次遇到生命危险,阿米尔迦尔才现身击退敌人,但随后没有回到莎拉体内而是向天空飞去。吉柯和塞巴斯意识到莎拉并非被选中之人,将她遣送回吉姆。但是阿米尔迦尔给她带来的感觉使她为之着魔。直到泽度15岁生日到医院看望她前一直失忆的呆在医院的病床上,双眼无神的盯着水族箱中的水母发呆,在目睹了与阿米尔迦尔的羽毛相似的羽毛后突然恢复神智,并随后前往了异世界,在西伽兹长老指示下行事。一直着魔并渴望得到阿米尔迦尔的她数次与儿子对峙,最终因进入身体的阿米尔迦尔结晶的排斥反应而死去,临死前终于在心中回忆起了最爱之人正是泽度的事实,并传话给罗依亚,向泽度表示感谢。塞特师印记:颈部后方。关于泽度的父亲姓名不详,西伽兹人。受命来到卡姆以探查这个新的地区,遭到塔斯克人袭击身受重伤,幸得莎拉所救。与莎拉结合后死去。 (ノア,Noa,CV:堀江一眞)泽度的挚友,15岁,卡姆人。幼时受到同龄孩子的欺负,被泽度搭救而与泽度成为好友。在二人所在的学校内担任学生会主席。正义感强,如亲人一般很为泽度着想,时常对泽度的行为加以劝教。身体很弱,患有重病,使用支架加以固定。在泽度被警车带走之后,不顾危险的开着救护车撞上了警车使泽度逃离了,而自己则当场昏迷。非常憧憬泽度所说的“我们都会变强的”以及自由的生活。在泽度受到阿米尔迦尔召唤前往异世界之时,昏迷的诺亚也被异世界奈奥托比亚的术式召唤到异世界,但并没有完全成功。诺亚落到了奈奥托比亚的名为“拉特”的村庄,受到坎德卡夫妇的救助,并结识了奇斯等伙伴。但随后坎德卡夫妇当兵的儿子盖勒回来了,信奉“绝对纪律”的他以所谓的“绝对正义”处决了自己的父亲,甚至要带走诺亚。奇斯等人决定奋起反抗救出诺亚,由此引发了战斗冲突。虽然由奇斯等人留下的传送之门逃离,但诺亚由因为自己而引发的死伤受到打击。诺亚被传送到吉莫德附近的树林,被西纳兹的旅人们救起,在这他结识了西纳兹的小公主莎基莉。但悲剧随后发生,西纳兹的旅人们奉命运送的封印箱子中的核心精神体“莎鸠拉”与诺亚产生共鸣,放出的巨大雷光消灭了大范围内的全部生物,只留下了昏迷的莎基莉,诺亚又一次受到打击。此时奈奥托比亚军长戴安娜找到了诺亚,将他们传送回奈奥托比亚主城。被奈奥托比亚视为“救世主”的诺亚在医院接受治疗,对自己力量抱有怀疑的他陷入戴安娜的计谋,甘心接受了“绝对纪律”为精神支柱,并接受了成为“救世主”的命运为奈奥托比亚效力。被“绝对纪律”洗脑的他为了维护所谓的“正义”而处决的无辜了人,甚至说出对泽度怀有恨意。在吉莫德和塔斯克的入侵下,奈奥托比亚沦陷毁灭,失去精神支柱的他再次受到打击。在塔斯克势力膨胀的时刻,诺亚化名“德鲁加”再度现身,一改平日的装束,取而代之的是微卷的散发和紫色的假面。身受多次打击的他此刻意欲得到6个核心精神体而获得塔斯卡的力量,成为“救世主”。终于聚集6大核心精神体的一刻使塔斯卡复活了,诺亚被其附身几近丧失心智,终为泽度唤醒而悔悟。最终话中坐在轮椅上,恢复了原来的容貌,留在天普拉。塞特师印记:右手背到右手臂前端。持有精神体:莎鸠拉。 (ロイア,Roia,又译:洛亚、洛雅,CV:水树奈々)女主角,泽度的好友,喜欢泽度,16岁,居住在天普拉,实际是塔斯克人。年幼时她在塔斯克被预言者格鲁谢芙预言为受到诅咒的孩子-将会克死她的父亲,她的父亲莫洛克在下人德斯帕拉的煽动下命其除掉自己的孩子。她的母亲杰莎拉为了保护罗依亚用身体挡住了攻击,而罗依亚则坠下山谷。坠落山谷的罗依亚被老师吉柯所救,并带回天普拉抚养长大,期间忘记了幼时的经历。后作为其弟子接受塞特师的训练。感情丰富,喜怒哀乐都很容易体现出来,似乎对泽度有好感。在卡璐布·弗与德斯帕拉的相遇以及双肩上长出的硬角使她对自己的真实身份产生质疑。前往塔斯克之后从克劳德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与生母相见的她再度感受到亲情的温暖。在奈奥托比亚的加斯特赛上意识昏迷的时候,感应到了母亲的精神,由此领悟了塞特治疗术,并明确了将来的道路。后在天普拉的医院内帮忙。塞特师印记:颈部前下方(锁骨附近,犹如一个项链一般)。持有精神体:阿普卡丽路。 (Moro,CV:麻生智久)罗依亚的生父,塔斯克人。在罗依亚年幼时,被预言者格鲁谢芙告知了关于自己女儿的预言,根据预言罗依亚将会毁掉自己,他对自己的生命和地位感到恐慌,在下人德斯帕拉的煽动(“据说格鲁谢芙的预言是100%准确的”)之下,指使德斯帕拉除掉罗依亚。后得知罗依亚没有死并且回到了塔斯克,恐惧再度冲上心头,袭向罗依亚之际被克劳德阻止。 (Jyesara,CV:井上麻里奈)罗依亚的生母。在年幼时为罗依亚挡住了德斯帕拉的火焰攻击,身体虽被灼烧,但守护罗依亚的坚定精神进入了德斯帕拉的身体而与之共存。平时可以短时间恢复杰莎拉的模样。当得知罗依亚没有死并回到了塔斯克时保护了她,最后因德斯帕拉的死,精神亦消失于天际。 (ジーコ,Zee,CV:大木民夫)79岁,天普拉人。在天普拉中央长老级人物,享有威望,被尊称为“老师吉柯”。待人和善的老人,实力一流的塞特师,天普拉审议会成员之一,也是罗依亚的养父。初次见到泽度就感觉到泽度具有特殊的力量,并给予向风吹拂的方向前进的提示。很为后辈着想。曾经为力量痴迷而希望阿米尔迦尔不仅仅作为神像而存在。对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而致使泽度的母亲莎拉为阿米尔迦尔着魔的事实后悔不已,并立誓要亲手对此负责。在最终话为罗依亚挡了阿普卡丽路一箭而死,精神到达塔斯卡体内唤醒了泽度的自我意识。塞特师印记:右手掌心。持有精神体:拜龙。 (デュマス,Duma,CV:家中宏)蝉联数届加斯特赛的冠军,实力高超的塞特师。在天普拉担任卫队长,看上去待人和善,老实中肯。同时作为米奇的师傅,居住在郊外的木屋内,平时常以耕作为锻炼。泽度听从他的意见靠耕种锻炼塞特师所必需的力量。后扮作“No face”袭击了泽度并夺走阿米尔迦尔。暗中与吉莫德的修勾结的他在时机成熟后叛乱,与同伙及吉莫德军进攻天普拉,不料自己无法驾奴阿米尔迦尔。在阿米尔迦尔的行动下阻碍了吉莫德军的进攻,最终平息了叛乱。逃回吉莫德的他意欲与丽贝卡公主成婚,并在她坦言自己因一族的印记(掌心有十字印记)而一直是受人漠视的奴隶,妄言只要与公主成婚就能一改自己的命运。最终在于罗贝斯对决时不敌而落入火海。塞特师印记:右肩部。持有精神体:斯拉古纳。 (ロベス,Rope,CV:三木眞一郎)天普拉人,天普拉的贵族,实力高超的塞特师。相貌俊美,深受女士们欢迎,性格高雅,略带轻浮,实际上待人热情、友善。曾经因无聊而扮作“No face”在城中四处偷盗,并以此沾沾自喜,虽然老管家吉屡次规劝,但仍以不会有事而继续行动。后被流玛士带上“No face”面具并且在宅内搜出赃物而被收押入狱。在流玛士叛变后真相大白,被命讨伐流玛士以将功补过。他常常在自家召开派对,以此为乐。在天普拉最近的加斯特赛中获得冠军,随即被审议会派遣了诸多任务。在关键时刻也会收起轻浮,从容迎战,相当可靠。塞特师印记:手背上。持有精神体:贝拉冬娜。 (Mic,CV:中本顺久)泽多的朋友,天普拉人,新人塞特师。父母双亡,与师傅流玛士一起生活,并向流玛士学习塞特师的技巧。脸部有绿叶印记,性格开朗,待人友善。在流玛士叛变后十分伤心,曾一度被师傅的遗物精神体迷失心智,最终在众人的努力下坚定了信心,继承了师傅坚韧的精神。现居住在城中父母留下的房子内,米奇的烤面包受到人们的喜爱,在天普拉开设了多家店铺。与罗贝斯家的女仆产生了姻缘。塞特师印记:双腿小腿部下端。持有精神体:阿尔玛德鲁。 (Reb,又译:蕾贝卡,CV:井上麻里奈)18岁,吉莫德人,吉莫德前国王巴克姆的女儿。被巴克姆的左右手修操纵心智而刺杀了父王,自己也被修俘虏。后被国王势力搭救并传送到国外,在天普拉结识了泽度并寻求他的帮助。在与修交手后被擒回要塞。身体中存在着被前国王封印的精神体(核心精神体普罗尼莫的一部分),而这正是修意欲得到手的。在修的阴谋得逞后被弃之不顾,自暴自弃的丽贝卡走向沙漠深处并念到“我希望转生后不再是我自己。”。幸得卡璐布·弗人搭救的她充满了复仇的怒火,决定向修报复,联合卡璐布·弗人民以及泽度、罗依亚之力向进犯的吉莫德军开战。最后为了保护卡璐布·弗新生的小生命而中刀死去,临死前找回了真正的自我。塞特师印记:额头。持有精神体:阿里耶鲁。 (ヒュー,Hyu,CV:山口胜平)吉莫德人。前国王巴克姆的左右手,叛变后操纵公主丽贝卡的心智刺杀了巴克姆,并设计救下巴克姆,让他亲手解除在丽贝卡身上精神体的封印后夺取精神体,杀害了巴克姆。在吉莫德的三干部之一,是把握吉莫德实权的最高统治者。表面上遵循塔斯克高层的命令搜集核心精神体,事实上充满野心的他意想将核心精神体都占为己有并控制世界。在奈奥托比亚举办的加斯特赛上伪装为塔斯克士兵参赛并暗中盗取泽度的阿米尔迦尔。在与诺亚战斗过程中召唤了阿米尔迦尔,但因其强烈的排斥反应而痛苦不已,最终阿米尔迦尔的精神体结晶脱离了修的身体,修因事情败露而逃回吉莫德。被阿米尔迦尔拒绝的修精神崩溃露出了凶恶本性,策划与塔斯克联合攻陷了奈奥托比亚,并扬言摧毁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最后与泽度拼死决战时不敌而死。塞特师印记:脸部脸颊两侧与嘴部。持有精神体:普罗尼莫。 (Sagiri,CV:远藤绫)西伽兹人,西伽兹的小公主。因国家动乱被保护到外避难,后与诺亚相识,两人十分投缘。被救到奈奥托比亚后与诺亚一同生活,以诺亚为支柱。年龄虽小却很为人着想,待人友善。在奈奥托比亚失事后与诺亚分散,后被莎拉带回西伽兹的浮游要塞。在要塞中被长老告知了要成为“救世主”的使命,并在要塞的神秘装置中与核心精神体萨迪相见而成为其持有者。为了寻找诺亚私自逃出要塞而传送到天普拉,与泽度见面后希望其找到诺亚并将萨迪的精神体结晶托付给泽度。最终话她安稳的睡在西伽兹浮游要塞的船上。塞特师印记:(按照萨迪进入莎基莉身体的位置)胸前持有精神体:萨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