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学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语文教学网 > 作文 > 正文
岳飞朱仙镇一战在什么时候
岳飞朱仙镇一战在什么时候
提示:

岳飞朱仙镇一战在什么时候

  1、朱仙镇之战是岳飞第四次北伐的最后一战。此战岳家军继颍昌之战后全线进击,包围开封;

  2、公元1140年,即绍兴十年七月十八日,张宪与徐庆、李山等诸统制从临颍县率主力往东北方向进发,又击败五千金军,追击十五里。同时,王贵自颍昌府发兵,牛皋也率领左军进军;

  3、完颜兀术以十万大军驻扎于开封西南四十五宋里的朱仙镇,希图再次负隅顽抗。岳家军北上距离朱仙镇四十五宋里的尉氏县驻营,作为制胜之地。岳家军前哨的五百背嵬铁骑抵达朱仙镇,双方一次交锋,金军即全军奔溃。

岳飞的朱仙镇大捷究竟是真是假?有什么依据?
提示:

岳飞的朱仙镇大捷究竟是真是假?有什么依据?

岳飞是南宋初期抗金名将,在被高宗召回之前,黄河以北汉族起义军大多以岳飞为号令,造成金国后方不稳导致朝野震惊,加之金军主力这时已经被打残,岳飞如果要继续进军可以继续收复失地,如果有需要给予岳飞时间,直捣黄龙并非不可能。只可惜,最终他冤死风波亭,后世对于岳飞取得的战绩是颇有争议的,尤其是朱仙镇大捷,以500背嵬军大破金兀术10万大军之战,那么朱仙镇大捷到底是真是假呢? 的确此事记录在《宋史.岳飞传》中,飞进军朱仙镇,距汴京四十五里,与兀术对垒而阵,遣骁将以背嵬骑五百奋击,大破之,兀术遁还汴京。但是在另两部有关南宋初期的重要史料《三朝北盟会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并未记载,按照《宋史.高宗本纪》的记载是,乙卯,金人攻颍昌,岳飞遣将王贵、姚政合兵力战,败之。壬戌,飞以累奉诏班师,遂自郾城还,军皆溃,金人追之不及。颍昌、蔡、郑诸州皆复为金有。也就是说当时岳飞不在朱仙镇,而且也没有明确记载有关朱仙镇大捷的情况。《三朝北盟会编》中记载,八日己酉岳飞及金人兀术战於郾城县败之。二十一日壬戌岳飞自郾城回军。 另一个原因是,元朝在编纂《宋史》的时候,由于成书时间短,而且时值元朝濒临崩溃的前夕,因此编纂得比较草率,再者脱脱也是多少给予岳飞高度赞扬的,不过如果说史料严谨问题的话,《三朝北盟会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也不见得多么严谨。 宋史都说秦桧销毁与岳飞有关的史料,秦桧这种奸相,绝不会如实记载岳飞战绩,而且会极力抹杀,杀之也无足轻重,极力安排自己的人负责撰写,如如实写岳飞战绩,只能说明岳飞越不该杀,《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因作者撰写该书适在秦桧、秦熺父子恣意篡改官史之后,《要录》便不免因袭旧章,承其谬误。《三朝北盟会编》也是成书在秦桧之后,征引的文献达二百多种,对记述的异同和疑信,也不加考辨,所以说对于有没有朱仙镇大捷,只能从历史记载去推敲了,相对来说《金史》里倒是留下了蜘丝马迹。 当然《金史》在描述宋金战争的时候,一大特点就是扬胜讳败,自然是没有朱仙镇这场战役没有记载,《金史.熙宗本纪》秋七月癸卯朔,日有食之。乙卯,宗弼遣使奏河南、陕西捷。显然对于这段宋金战争一句话就带过了,别说朱仙镇了,之前的大战也是只字未提,《金史.宗弼列传》宗弼遣孔彦舟下汴、郑两州,王伯龙取陈州,李成取洛阳,自率众取亳州及顺昌府,嵩、汝等州相次皆下。时暑,宗弼还军于汴,岳飞等军皆退去,河南平,时天眷三年也。如果说按照金人的说法,那就是金兀术率金军屡屡攻城略地,宋军毫无还手之力了,郾城、颖昌之败也是没有的,值得注意的是,《金史》里也记载了“宗弼还军于汴”,和《宋史.岳飞传》记载的,金兀术被岳飞击败逃回汴京倒是相符合,不过金人说退军的原因是“时暑”,也就是天太热,不过话说,金人不是前线战事顺利吗,天热就退军了,看来金兀术还是蛮在意将士们的感受嘛! 相对来说金史有另一个特点,就是从来不说击败的对手大将是谁,都只说击败岳飞,哪怕岳飞并非主帅也得背负战败的历史记载,说明什么?岳飞给金造成的心理压力太大了。不过搞笑的是秦桧喊金人叫爹,金人喊岳飞叫爹,秦桧肯定受不了,辈分被岳飞甩了一条街了所以这不能忍,秦桧很用心的把岳飞在对抗金国功勋胜绩要么抹掉要么转给其他人,目的不言而喻。 哪怕他的儿子曾孙后来抗金为国捐躯,但是到头来还是洗刷不了家族的耻辱。就算他秦桧篡改历史,但是宋史是元朝宰相脱脱主持编修的,他就很鄙视秦桧,颂扬岳飞,所以秦桧在佞臣传里,再加上汉族知识分子努力基本宋史还是靠谱的。篡改的那些东西基本反正了。但是因为距离当时那段真实的历史太远了,肯定会有与事实不符的情况,我个人是相信朱仙镇大捷存在的,但是说以500背嵬军大破10万金军还是有些夸大吧。 以极少精锐击败十数万大军的战例的确有,比如唐代李靖“夜袭阴山”,先是苏定方率数百精骑冲击,攻破颉利可汉的大帐,李靖随后冲杀,终于大破突厥十万大军。这个战例之所以能成功有几个点很关键:一,大雪之夜,二,战争的突然性,三,突厥人根本无法判断唐军究竟有多少人,以为是唐军主力已经到了,所以丧失了抵抗的信心。这些才是以唐军少胜多的主要原因。如果是大白天,正面对抗,李靖所带领的那点人给突厥人塞牙缝都不够。相对来说朱仙镇大捷并没有什么突然性,而且宋军的总体战力并不会对金军构成实质性的威胁,就算突袭,也不会让10万金军因畏惧而溃败,所以个人觉得,当时在朱仙镇,岳飞是以少胜多,但是对面的金军应该没有10万。除非朱仙镇所屯之军并非主力,是其临时调集拼凑的杂牌部队,士气涣散,形同乌合。这倒是有可能造成一处败退引发全军混乱的情况。

朱仙镇大捷
提示:

朱仙镇大捷

闯王李自成亲率数十万人马,在中原大地上浩浩荡荡地向开封进发。艳红的太阳照着绣有“闯”字的帅旗,猎猎招飐。其时是明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5月1日。

大军行至开封城西南的朱仙镇,已是黄昏,李自成便令部队在镇郊扎营。

闯王正骑着马在察看各部安营时,忽有巡哨官来报:“明将左良玉和丁启睿、杨文岳三支人马已奉旨兼程北上援救开封。”闯王哈哈大笑说:“来得正好。”次日,闯王将老营移至阎家寨,其余各路人马四面围住开封,并拨出大批人力枪割地主的麦子,以备军粮,赈济贫民。

且说左良玉率十余万人马、丁启睿、杨文岳率五万人马,虽是奉旨兼程北上,其实行动并不迅速,因为他们知道李自成不是好对付的,行军十余日,才接近朱仙镇。

这一天后半夜,左良玉提刀纵马率兵攻入朱仙镇南门,丁启睿、杨文岳攻入东门。因镇中并无多少守军,左良玉就轻易地占据了镇中岳王庙。此时,闯王派出的由李过率领的三千骑兵也恰从西门突入朱仙镇,与丁启睿、杨文岳的人马在镇中窄路相逢,便混战起来。丁、杨二人的军队火器甚多,李过的骑兵在胡同中不便驰骋,渐渐支持不住。正在紧急之际,左良玉的大队人马又从四面围来,把李过围在核心,左冲右突不能脱困,李过面部还中了一箭。只听明军喊声震天,李过心慌,但仍拼死恶战。明军不敢近前,只用弓箭和火器远远地射击,李过的士兵伏在断垣残壁间抵抗。

到天刚破晓时,闯王手下大将刘宗敏的一方五千骑兵杀到,一阵杀退明军,救了李过。刘宗敏见李过面部带伤,况且李过又是李自成的侄儿,不便责备他。李过自己却说:“我轻敌冒进了,没有听将军的话,请将军惩治吧。”刘宗敏一笑说:“小将锐气可嘉。以后注意不可盲目轻进。”天大亮时,闯王李自成进入朱仙镇。此时明军已退到朱仙镇东南十余里的水坡集去了。

闯王手下猛将郝摇旗前来向闯王请示说:“敌人退至水坡集,正可一举歼灭之。”闯王说:“且慢。先不烦将军虎威,我自有妙策。请将军午后边到岳王庙来会商。”午饭后,李自成召集手下将领刘宗敏、郝摇旗、李岩、袁宗第、李过、刘芳亮、宋献策、牛金星、田见秀、罗汝才等人在岳王庙会商。李自成先让大家发表了一阵见解,最后说:“大家的主意归纳起来是不是这样的,就是:断贾鲁河之水,以绝敌军水源;离间左良玉和丁、杨的关系;还有就是拦击逃敌。”诸将一致称“是”,于是,李自成便分拨人马,各司其职。郑说明军退至水坡集后,左良玉扎营于东边,丁启睿与杨文岳驻扎在西边。两处官军貌合神离,左良玉瞧不起文官出身的丁和杨,而了启睿和杨文岳厌恶左良玉的拥兵跋扈。

这天清晨,丁启睿和杨文岳的营寨忽然遭到李自成军队火炮的轰击,炸死炸伤多人,而左良玉的营盘却未遭袭击。丁、杨二人心中大疑,便在一起商量。

杨文岳说:“督师大人,李闯贼不轰左良玉兵营,专轰我们,这是为何?”丁启睿说:“我此次奉帝命督师,就是要督左良玉。李自成攻破商丘时,对左府加意保护,况且,左良玉的`养女就在闯营,被李闯夫妇收为义女。……不可不妨他叛国投敌呀!”杨文岳说:“不如把他叫来杀了……”丁启睿连忙摇头说:“不可、不可轻动。他拥兵十余万,又无圣旨叫诛戳他,如何可以杀他?且看动静再说。”这一天天刚擦黑,杨文岳营前的卫兵只见一人骑马由西而来,向东疾驰,卫兵一齐放箭,那骑马的丢下一只红布包便又折向西逃去了。卫兵快上前拾起红包,只觉得沉甸甸的,打开一看,内有金条一百根,并有一封信。卫兵们不敢私分,携包来见杨文岳。杨文岳让卫兵捧着包一同来到丁启睿处,并说明情况。丁启睿打开信一看,骂道:“反了!”于是把信给杨文岳看,原来信中写的是:“谨以黄金百两奉左将军麾下。一切按所约行事,专候佳音。

[-(@_@)-]

自成。”丁启睿立即起草文书,令人去奏闻崇祯帝,具言左良玉反状。不料递送文书的人被李自成军俘获,李自成看了文书后,用善言抚慰送书人,告诉他,只要把文书送到左良玉处,便是大功。李自成派了五名勇士,陪送书人直把丁启睿上奏左良玉反状的文书送至左良玉营前卫兵处,立即返回。

再说左良玉的十余万人马,因贾鲁河水被截断,天气又热,加之连月抗旱,搬运饮用之水十分不易,兵士们叫苦不迭。左良玉正打算与丁启睿、杨文岳商量对策,忽得卫兵送到的丁启睿奏请斩处自己的奏本,大惊,心想:“与其他来杀我,不如我去杀他。”但一转念,又想:“与其我去杀他,不如让李自成去杀他!”于是,左良玉也不与丁、杨二人商量,当夜拔寨撤走。

到天亮时,丁启睿,杨文岳才发现左良玉的人马已撤离,二人大惊,忙令拔寨南撤。几万人马一片混乱。

此时,李自成早已布下了多路伏兵,以逸待劳。

李过、袁宗第率两万骑兵去追击左良玉,只追不打。刘芳亮率一万五千骑兵去水坡集收拾残余官兵,罗汝才率兵追击丁启睿、杨文岳。郝摇旗率兵追击明将虎大威部。

明军被闯王各路追兵打得懵头转向。丁启睿、杨文岳也不顾手下人马,急急若丧家之犬远遁去了。

左良玉到底是个将才,带兵后撤中虽有纷乱,大体还列成行伍。左良玉回头望望追兵,只见一面“袁”字大旗与一面“李”字大旗离自己仍有三四里之遥,所以,想停下休息也不能。但若回军交战,又怕闯王后续部队跟上,于己不利,只得带领疲惫军马不停步地走着。

时间已是晌午过后,左良玉的人马饥渴疲劳,有些兵卒已渐渐跟不上大部队,他们就被李过与袁宗第的追兵轻易地俘虏过去。

左良玉催兵速进,但前面的军队停止了。左良玉大怒,策马由中军奔向前,忽见一员将官来报:“前有深沟,顺大路延伸,沟对岸树丛中有旗帜、树丛前有块大木牌,上面写着……”左良玉喝道:“写着什么?”那将官不敢说,只是嗫嗫嚅嚅地说:“写着不好听的话,我也没记住。……恐怕中计了!”左良玉纵马向前,临沟一望,对面大木牌上白底黑字,曰:“奉告昆山将军,君乃釜底游魂,速速率众来降,免遭兵溃成擒。”左良玉大怒,正想挥兵向左,忽见左方战旗如林,黄埃滚滚;继而想向右,又见右方旌旄参差,飞尘冲天。后面的追兵仍是离自己三五里,战鼓不息,喊杀阵阵。于是喝令越壕沟而进,顿时千军万马落入七八尺深,一丈来宽的壕沟中,你挤我踩,人叫马嘶,壕沟的两头忽又有水流了过来,人马在烂稀泥中喧嚷爬跌。原来这里是李自成预先让田见秀率兵掘下的壕堑。

左良玉怒气冲天,狠加两鞭,跃马冲过壕沟,他的十万大军也纷纷涌出。

此时早见田见秀抡开山大斧来战,左良玉毫不畏惧,举大砍刀来迎击,不三合,田见秀抵敌不住。左良玉麾军包围田见秀,田见秀且战且退。

左良玉正要追赶,忽听一声炮响,闯王伏兵齐出:左有刘宗敏、牛金星;右有李岩、宋献策。田见秀挥兵杀回,李过、袁宗第从后杀来。

[-(@_@)-]

左良玉十万人马陷入重围,转瞬间不少官兵都已跪在地上成了俘虏。

左良玉见大势已去,便率领三千精锐骑兵向西南冲去,杀开一条血路,一口气冲出十余里。此时已近黄昏,左良玉想:“若能逃到许昌,就不愁不能重整旗鼓了!……”左良玉的二三千骑兵到一小村,正要过桥,只见桥那边霞光中树起两面大旗,一面上有一大白“刘”字,一面上有“总哨”两个大金字。左良玉知道那是被呼为“刘爷”的刘宗敏,左良玉大惊,忙令用炸药炸断桥梁。而后与二三千骑兵沿河乱窜,各不相顾。

刘宗敏挥军沿河射箭,左良玉骑兵死伤不少。

天渐渐黑下来。一阵狂风吹过,霎时雷电交加,转瞬暴雨倾盆,夹着鸡蛋大的冰雹。几十里战场的血战不令自停,左良玉想:“不趁此时逃走,更待何时!”所好他的马是大宛汗血马,耐劳忍饥超于凡马,且能负重负痛,左良玉是全身铠甲,虽有冰雹砸来,也伤不着,因此,一人一马顶风冒雨,赶夜黑向西南逃去。

朱仙镇一仗,闯王大胜,歼敌十余万,缴获马匹、军械无数。

第二天雨过天晴,朱仙镇一带的百姓都出来欢迎闯王。

历史上的朱仙镇大捷是不是一次小规模的战斗?
提示:

历史上的朱仙镇大捷是不是一次小规模的战斗?

岳飞是后世具有争议之人,普遍认为他是忠君爱国的将领,但苦于赵构秦桧掣肘其北伐,最终被冤枉处死,有人说他是拥兵自重的武将,就有了维护岳飞形象和黑岳飞形象的两派,个人还是很尊敬岳飞的,而朱仙镇大捷则像是一个岳飞的抽象形象,因为后世传播的太广泛,此次大捷也成为了岳飞屹立不倒的一个原因,不过现在有很多人是质疑朱仙镇大捷真伪的,那么历史记载中能能否找寻到蛛丝马迹呢? 朱仙镇大捷有不可信的理由,第一大原因就是岳飞有一个坑爷爷的孙子,岳珂,朱仙镇大捷最早记录于《金佗续编》,也就是岳珂于宋宁宗时期,距岳飞被害已经70年了,这就造成了后世质疑里面记载朱仙镇大捷的真实性。 其实在岳飞被害之后,岳飞之子岳霖就积极搜寻证据来为父亲洗清冤屈,岳珂也是继承了父亲的遗愿,但岳珂因为是岳飞的孙子,有存在故意给自己爷爷说好话之嫌,同时以为岳珂生活的时代距离当年的战事太远,毕竟岳飞被杀时他还没出生,所以他撰写《金佗续编》时只能是搜集整理岳飞遗文,加上走访当年的当事人,但是因为时间过得太久,难免与信息不准的情况出现。 更尴尬的是岳珂的人品出了问题,《宋史.徐鹿卿列传》记载,岳珂守当途,制置盐茶,自诡兴利,横敛百出,商旅不行,国计反屈于初。这就造成了后世对《金佗续编》所描述的朱仙镇大捷持不相信的态度,同时最为南宋初期最有考证价值的《三朝北盟会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都没有记载,《宋史》虽然采纳了有关朱仙镇大捷的记载,但是有成书时间短,对所选史料并未认真考证,所以不能完全相信。 而且关于此战的记载也是,飞进军朱仙镇,距汴京四十五里,与兀术对垒而阵,遣骁将以背嵬骑五百奋击,大破之,兀术遁还汴京。飞檄陵台令行视诸陵,葺治之。主要问题是两个,一个就是金军的10万金军为何不驻守汴京,也就是开封,而要驻守在朱仙镇,再者就是这么关键的战役,那名率500骑出击金军的“骁将”是谁?史料中完全没有记载,加上绍兴十年之后的宋高宗诏札和岳飞捷奏里都没有关于此战的记载,这也加大了后世质疑此次大捷。同时大部分史料都记载这,岳飞是自郾城班师,并未率军抵达朱仙镇。 那么到底有没有朱仙镇大捷呢?个人的观点是宋金两军可能在朱仙镇发生过小规模战斗,但是可能没有岳珂所说的大捷,毕竟因为秦桧在制造冤案后,销毁了大量史料,我也只能是从史料的蛛丝马迹去猜测。 在这里先说一下岳飞死后的评价,有人说南宋一方的评价不可信的话,因为大多是宋孝宗给岳飞平反后的评价,那么金国一方的评价应该是蛮可观的了吧,金章宗在招降吴曦的时候,给吴曦的诏书里就有一句话,“且卿自视翼赞之功孰与岳飞?飞之威名战功暴于南北,一旦见忌,遂被叁夷之诛,可不畏哉”金章宗是承认岳飞战功的,希望这句话能多少让一些岳黑闭嘴,一个连当时南宋的敌国都认可的抗金将领,有什么可质疑的。这个吴曦也是个坑爷爷的货,他爷爷是名将吴璘,吴曦割地于金国,获得了金国所封的蜀王称号,结果41天的蜀王就被做掉了,顺道坑了吴璘这一支的后人。 说的有点多了,说会正题,岳飞有没有可能在朱仙镇这个地方和金军发生战斗呢?个人觉得是可能的,一些历史记载中,能说明岳飞在郾城之战、颍昌之战后是向汴京进军的,那么就有可能和金军爆发冲突。 《临颍捷奏》记载,前军统制、同提举一行事务张宪申:“今月十八日,到临颍县东北,逢金贼马军约五千骑。分遣统制徐庆、李山、寇成、傅选等马军一布向前,入阵与贼战斗,其贼败走,追赶十五余里。 根据这份捷报的描述来看,当时张宪率部于金军遭遇,这不是守城战,也就是在行军途中遭遇金军袭击,最后可能的是,张宪率军在开往汴京的路上。 同时《宋史.张宪杨再兴牛皋》记载,飞命皋出师战汴、许间,以功最,除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成德军承宣使,枢密行府以皋兼提举一行事务。牛皋是没有参加张宪击败金军5000骑的战役的,而“汴、许间”就是汴京和颍昌之间,这些记载最起码说明,当时岳飞已经命令部队向汴京开进了,那么是有在朱仙镇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 再来看看《金史》的记载就很有意思了,基本上金史完全掩盖了从顺昌之败开始,一直到岳飞退军这段时间的败绩,《金史.熙宗本纪》五月丙子,诏元帅府复取河南、陕西地。己卯,诏册李仁孝为夏国王。命都元帅宗弼以兵自黎阳趋汴,右监军撒离合出河中趋陕西。是月,河南平。六月,陕西平,秋七月癸卯朔,日有食之。乙卯,宗弼遣使奏河南、陕西捷。(完颜宗弼即完颜兀术) 按照金人的记载,完颜兀术南下那就是和军事游行没什么区别,先后平定河南陕西之地,宋军基本上没什么抵抗,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是完颜兀术单方面撕破和议,要武力抢夺河南陕西之地的,宋高宗虽然不强硬,但是也是不爽的,他不是不抵抗的,那么如果金人南下一路输入破竹的话,怎么《金史》中熙宗本纪和完颜兀术列传里都记载得很简略,简略到,好像这打了3个月的仗没什么可以夸赞的呢? 而且如果综合宋金双方的记载,就会发现有些猫腻,完颜兀术是五月份发动南征行动的,“是月,河南平”,也及时5月份及占领河南大部了,《宋史.高宗本纪》五月己卯,金人叛盟,兀术等分四道来攻。乙酉,兀术入东京,留守孟庾以城降。那么双方都记载得比较明确,完颜兀术是5月份占领汴京的。 可问题是《金史.完颜宗弼列传》记载的是,宗弼由黎阳趋汴,右监军撒离喝出河中趋陕西。宋岳飞、韩世忠分据河南州郡要害,复出兵涉河东,驻岚、石、保德之境,以相牵制。宗弼遣孔彦舟下汴、郑两州。 岳飞韩世忠开赴河南前线那时六月份的事情,何来占据要害之地的说法,所以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完颜兀术在第一次占领汴京后,面对岳飞军的北上,暂且退出了汴京,而孔彦舟攻下汴京,是金人第二次占领汴京,是在岳飞军撤退时发生的事情。 这一点,还是有一个人证的,也就是洪皓,他是南宋的忠贞之臣,于建炎二年出使金国就被扣留,受尽金人冷酷待遇,威逼利诱,被扣留了15年,过了15年艰苦的生活,被称为南宋的苏武,在岳飞和完颜兀术于河南大战之时,洪皓写过一份家书,里面就写了“顺昌之败,岳帅之来,此间震恐”,《三朝北盟会编》也是记载了相似的内容,顺昌之役虏震惧丧魄,燕之珍器重宝,悉徙以北,意欲捐燕以南弃之,以洪皓的人品来书,他的话还是很有可信度的,当然这里写的顺昌之败,值得是刘琦,但不容忽视的是在岳飞开进汴京的途中,金军存在暂避岳飞所部锋芒退出汴京的可能,毕竟之前战事接连不顺。 在多说说孔彦舟这个奇葩,他本来是宋将,但是当金人入侵之时,闻大军将至山东,遂率所部,劫杀居民,烧庐舍,掠财物,渡河南去。南宋之初为了争取一切可以抵抗金人的军力,孔彦舟是再次被南宋招抚的,结果这家话还是不老实,彦舟暴横,不奉约束,最终他以为害怕被处置,直接投敌了,成为了一名金国将领。 说他奇葩,主要是在好色这一方面,彦舟荒于色,有禽兽行。妾生女姿丽,彦舟苦虐其母,使自陈非己女,遂纳为妾。这操作有没有晃瞎你的眼,也就是自己想睡自己的女儿,但是担心被人说三道四,所以就虐待那个小妾,非逼着小妾说,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这就是把污名都抛给小妾了,是小妾在外偷人,所以女儿和自己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之后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纳女儿为妾了,可以想象到,那个被虐待的小妾,结局只会很惨。 完颜兀术让这么个好色之徒去攻打汴京,那么也多少说明,汴京的宋军守卫并不强,或者说就是做无军力驻守的空城。 又扯得有点远了,话说回来,既然完颜兀术曾从汴京撤退,那么也就存在岳飞率部在开往汴京的途中,于朱仙镇和金军打了一仗,导致金军后撤的可能,但是有没有朱仙镇大捷刻画的500破10万有待商榷,毕竟没有足够充足的史料,所以说,严格来说,朱仙镇大捷最能只是一次小规模战斗。 当然也不排除真的发生过岳飞以少数兵力击溃数万金军的战斗,有一种情况就朱仙镇所驻防的金军不是金军主力,而是签军,《金史·兵志》故混源刘祁谓金之兵制最弊,每有征伐及边衅,辄下令签军,使远近骚动,民家丁男,若皆强壮,或尽取无遗。说白了就是强征的壮丁,如果有足够的金军主力威慑的话,签军组成的部队还能有些战力,不然就是一盘散沙,那么如果驻防朱仙镇的金军大多是签军的话,在宋军接连取胜的前提下,的确有被少数宋军击溃的可能,毕竟是击溃而不是歼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