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学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语文教学网 > 作文 > 正文
王亭之的人物轶事
王亭之的人物轶事
提示:

王亭之的人物轶事

王亭之自己有一件“秘史”,也跟相术与婚姻有关,可以一述。当王亭之初出生时,因为家道还算殷厚,所以才一满月,便有人送来许多年生八字要对亲。那时庶祖母卢太君很主张替王亭之先订亲,而且认为妻子大丈夫两年最适合,盖将来便于当家也。经过算命佬左挑右拣,终于拣到一张年生,那女孩子姓黄,大王亭之两岁,如是便过礼下文定了。对方算是高攀,自然欢喜到不得了。可是过几年,抗日战争爆发了,胜利才五年,广州便解放,是故一直双方都未提亲事,王亭之也只在街上,经人指点,才算见过这“老婆仔”一面。其时已迭经世变,王亭之还那会把这头亲事放在心上。可是对方的父亲却忽然找上门,不是提亲,而是一本正经地退亲,要王亭之找回当日送来的年生退还。这些东西,经过两次大变,那里还找得出来,然而对方却苦苦相逼,还说要告到派出所。派出所居然派一个同志来警告王亭之,说“封建婚姻”无效。王亭之说:“我几时说过要娶他的女儿?我几时当过这段婚姻有效?”那个同志却依然对王亭之训示一番,还要王亭之学习“新婚姻法”,真的没给他气死。王亭之给派出所同志缠到没有办法,只好向省委投诉。那时省委宣传部跟王亭之有点关系,便一口答应替王亭之搞掂。果然说掂就掂,过几天,便再不见派出所来催王亭之学习“新婚姻法”了,本来以为事情可告一段落,谁知不然,对方的母亲却忽然出面。这一回不是逼退亲,却是提亲事了。那婆娘对王亭之极口埋怨老头子糊涂,不应该不顾口齿,女儿既然吃过王亭之茶礼,就是王亭之的人,所以应该拣日子拉埋天窗云云。王亭之给那婆娘闷到火起,便走到派出所去找那名同志投诉,要他警告对方“封建婚姻”无效。那个同志真的听到一头雾水,弄了半天,才明白逼婚的不是王亭之,而是对方。后来有人告诉王亭之,原来土改之后,对方急到不得了,便悄悄地找人来相王亭之,看是否还堪做他们的女婿。相士说王亭之是破败之相,贫贱终身,而且还贫无立锥之地。这么一说,那还了得,那父亲便出面退亲,而且还诬捏王亭之违反“新婚姻法”。派出所盲天黑地,先入为主,不问清楚便来“教育”王亭之,据说还准备组织街坊开会,集体来对王亭之批评云云。──因为那时推行“新婚姻法”还没变成斗争,是故便只批评耳。然则,后来对方为甚么忽然态度转变,居然又来提亲事呢?原来他们是从派出所那里得知,说王亭之在省委有后台。那时的广东省委书记是南天王陶铸,在广州,一提到省委二字,人人脚软,盖此机构简直可以左右人的生死。王亭之居然有这机构的后台,那还得了。他们由邮政局那里,又打听到王亭之每月收过千元的稿费──那时的稿费很高,广州的标准是每千字二十五元,出书还有版税,加上其时出一本书动辄出十万册,因此稿费版税收入丰厚是很平常的事。这些稿费版税一律由邮局拨汇,所以邮局职员很清楚王亭之的收入。王亭之到邮局收钱,柜台的职员羡慕到出口;“你一个月收入,重多过我们两年工资。”王亭之听到背脊生寒。这么左打听右打听,对方便找过另外一相士来相王亭之了。据说这相士对王亭之评价不俗,恰恰苞第一个相王亭之的相士说法相反,因此对方便改变主意,由母亲出面来提亲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真的转变得太快。你说,王亭之怎敢找这样的人来做岳父岳母。后来对方的女儿出嫁了一个海关中级干部,但翌年丈夫便死。给他们相女婿的相士,便不知怎样自圆其说矣。

王亭之的人物生平
提示:

王亭之的人物生平

广东南海人,1935年生于汉八旗世家,少习琴棋书画、医卜星相诸学。他是著名国学大师,尤其研究佛学成果斐然。创办北美汉藏佛学研究会,任汉藏佛学研究丛书学术委员会首席顾问外,兼任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客座教授。他童年随长辈习东密,十二岁入道家西派之门,旋即对佛典产生浓厚兴趣,二十八岁得机缘加入金刚乘学会,随刘锐之上师及其上师敦珠仁波切修习藏传佛教。三十八岁得阿阇梨位,法名无畏金刚。1986年由香港移居夏威夷,修习大圆满四部加行法;1993年移居加拿大图麟都(Toronto)。期间,他于香港、夏威夷、纽约、图麟都、温哥华五地创立“密乘佛学会”,弘扬宁玛派教法。早期佛学著述,收录于张曼涛编《现代佛教学术丛刊》;著作多发表于《内明》杂志及《慧炬》杂志,并结集为《大中观论集》。通俗佛学著述有《谈佛谈密》、《说观世音与大悲咒》、《谈西藏密宗占卜》、《细说轮回》、《谈佛家名相》、《谈密宗名相》、《谈佛家宗派》、《闲话密宗》等,由全佛文化事业有限公司结集为《谈锡永作品集》。于1992年,与唯识大师罗时宪居士倡议出版《佛家经论导读丛书》,被推为主编,并负责《金刚经》、《四法宝鬘》、《楞伽经》及《密续部总建立广释》之导读。所译经论,有《四法宝鬘》(龙青巴著)、《密续部总建立广释》(克主杰著)、《大圆满心性休息》及《大圆满心性休息三住三善导引菩提妙道》(龙青巴著)、《宝性论》(弥勒著,无著释)、《辨法法性论》(弥勒造,世亲释)等。且据敦珠法王传授《大圆满心髓修习明灯》,注疏《大圆满禅定休息》。谈锡永自少就已熟习琴棋书画、医卜星相、西派道家诸学,对子平八字、易理更为有研究。他曾随紫微斗数的中州派刘惠苍师父学习,得其真传,并使其在香港发扬光大。一方面,他收了门徒40人,成立紫微斗数学会,从事学术性研究;另一方面,他亦在《明报》的专栏及其著作中指中当时香港所流传的紫微斗数的各种问题及流弊错误。因而普通市民对谈锡永的另一个身份“王亭之”更为熟悉。在1980年代的学校及知识份子爱读的《明报》副刊,王亭之撰写专栏《因话提话》十多年,有一班固定的读者。在这个专栏中,王亭之都会对当时的时弊摆出来讨论。当中有像“粤语正音问题”,以及当时香港政制发展的问题等。移居加拿大后,在《多伦多星岛日报》继续发表专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