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学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语文教学网 > 作文 > 正文
求奈何殿下太妖娆vip章节
求奈何殿下太妖娆vip章节
提示:

求奈何殿下太妖娆vip章节

57 要你女仆
日光倾城,凡尔赛玫瑰正妖娆盛绽,遍地都是浓烈耀眼的红。
神秘的古堡静静矗立在馥郁的花海深处,深邃石门上盘旋雕琢着繁复细腻的尊贵玫瑰花纹,那般清晰妖媚的玫瑰轮廓,不曾被雨露侵蚀,依然精致奢靡如初。
这是古阑夜在坦斯王国的私人城堡,也是古阑夜与千漓初遇的地方。
此刻,古阑夜正慵懒地站在蛇坑边,漫不经心地喂着他的宠物毒蛇。一只鲜活的野兔扔进去,连挣扎都没有,霎时便成为白骨一堆。
温暖的日光照进他妖冶玫瑰色的诡谲瞳眸里,却融化不了他瞳孔深处的寒冷霜雪。瑰丽精致的薄唇边噙着邪笑一缕,颠倒众生,挑起魔性的媚色妖娆。
明明是这般血腥残酷的事情,他偏偏做得那么雍容优雅,姿态完美得无懈可击。
“呵,竟然有人潜入了坦斯密室,篡改数据,发出惊天指令,将全国的政局全部搅乱了。而且……还放火烧了坦斯王宫,引爆了七颗炸弹。”
一旁的黑鹅绒沙发上,桀骜不羁的绿眸少年正以狂狷疏懒的姿态撑着额头,微微蹙眉看着电脑上的数据与信息,孤傲的薄唇冷冷抿起。
“你不是就想要这个局面吗?”闻言,古阑夜邪肆挑眉,他头也不回地勾唇轻笑。迷魅蛊惑的绯眸里,掠过旖旎流光几许,微醺如毒酒。
潜入坦斯密室,短短一时便将全国的政局搅乱?放火烧了王宫?引爆七颗炸弹?
这个人,会是谁?
古阑夜幽幽挑唇,诡惑深邃的眸底滑过一抹欣赏与赞许,冰雪微融。
这个小丫头,真是越来越令他惊讶了呢。
她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东西,是他没有发现的?
“的确。”西泽尔绿眸微眯,那对似溅碎了薄冰的幽绿瞳孔里,漾开缕缕危险的幽澜,如寄宿了摄魄的鬼魅,“可是,我觉得这个人,未必和我站在一条船上。”
“西泽尔,有的时候,不必担心太多。顾虑越多,出错越多。”古阑夜慵倦微笑,妖诡魔魅的玫瑰瞳心深处,映坠着虚幻斑斓的冰魅雪色。
他优雅倾身,动作近乎温柔地将一只白兔抱进毒蛇坑里,然后魅惑勾唇,低雅慵靡的醉人声音里,隐隐透着一股狂傲霸绝的睥睨气势:
“你只要想着——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坦斯王国,改名成卡斯塔王国。期间发生的任何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坦斯早已腐朽,现在连根基都被人拔除,西泽尔,轮到你出手的时候了。以你卡斯塔家族富可敌国的财力与实力,绝对能让这片国土焕然一新。”
西泽尔抿唇不语,剑眉微蹙。
“西泽尔,你是我的兄弟,我的朋友。现在,我要把你培养成我的助力,我的羽翼。”这时,古阑夜缓缓转身,定定看着西泽尔,唇边那抹始终妖娆到诱人神魂颠倒的媚笑,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我亲自来到坦斯,就是为了助你顺利登上皇位,可别让我失望。”
西泽尔微微一怔,他的眼神透过古堡的落地窗,穿过繁茂的森林与迷人的玫瑰花海,隔着清澈的溪流,望向远处的坦斯王宫,火光隐隐,浓烟弥漫。
西泽尔如寒玉翡翠般的绝魅冰绿色瞳眸里,仿佛有璀璨莹透的水晶碎片沉淀。他忽然沉默了许久,随后,缓缓启唇,“好……”
“但是,”西泽尔又忽然抬眸,紧盯着古阑夜,“在这之前,我要你的女仆。”

58 千金不换
西泽尔如寒玉翡翠般的绝魅冰绿色瞳眸里,仿佛有璀璨莹透的水晶碎片沉淀。他忽然沉默了许久,随后,缓缓启唇,“好……”

“但是,”西泽尔又忽然抬眸,紧盯着古阑夜,“在这之前,我要你的女仆。”

一瞬间,古堡陷入了窒息般的沉默。

“西泽尔,虽然你没有来,可你应该看到了午宴的直播。”

终于,古阑夜幽雅启唇,一丝深邃慑人的暗芒在玛瑙色的鬼魅瞳孔深处流转,精致绝美的唇角再度浮上一缕似有若无的妖娆媚笑,隐着幽幽难禁的毒性魅惑。

依旧是那漫不经心的慵倦气息,却也暗藏着尊霸凛冽的王者气魄。

“但我并不认为,你在午宴上说的都是真心话。”西泽尔的冰绿色眼睛里同样闪耀着凌厉强势的狂傲光芒,他的薄唇桀骜一挑,“最重要的是,我看上她了。”

西泽尔的眼神里写满了志在必得的狩猎般野性,千漓,就是他盯上的猎物。

他是不会放过她的——从她表白的那一刻开始。

古阑夜忽然邪肆地眯了眯眸,嫣红风流的薄唇边,缓缓溢出一丝妖靡诡谲的魔魅笑意,陡然散发出致命的危险感。蛊惑醉人的妖孽般绝美容颜,似覆着薄薄寒霜。

他却笑得妖娆不羁,慵懒的姿态愈发魅人到勾魂摄魄。

“西泽尔,你看上她,并不代表她看得上你。”

清风荡漾,烈焰玫瑰的馥郁魅香漫溢,幽幽缱绻着醺然欲醉的曼媚气息,古阑夜醇厚低雅的嗓音清晰地在飘浮氤氲的玫瑰花香中响起:

“还有,别拿她来和我做交易。我已经说过,她是我的宝贝,千金不换。”

古阑夜到现在为止,唯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帮千漓摘了西泽尔这朵烂桃花……

“你动心了?真稀奇,早上可是你让她向我表白的。”

西泽尔薄荷清绿的冰邃瞳眸幽深地盯着古阑夜,薄唇微抿,“好,我不去拿她做交易。往往作为礼物送到我床上的女人,都没了原先的滋味。我还是喜欢她带刺的样子。”

“呵……”闻言,古阑夜妖佞地轻笑一声,噙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不可否认,西泽尔在某些方面真的很傻逼,傻逼到古阑夜都懒得和他废话了。

想抢他古阑夜看上的女人?

噢!亲,可能么?

“给我三个月,我会让这片土地不再叫坦斯,而叫做卡斯塔王国。当我执掌这片土地以后,卡斯塔会成为你古兰斯帝国的附属国。但是……”

西泽尔的声音微微一顿,他抬眸看着古阑夜,眼神里蕴蓄着浓浓的桀骜野性,淡漠孤傲,好像冰冷狂肆的兽,“那个小女仆,我还是会和你争,而且,我一定能将她抢到手。”

“哦?那我拭目以待。”古阑夜妖邪挑唇。

“走了,我也要开始行动了。”西泽尔优雅将腿上的平板电脑收起,樱红唇边盈着狂傲懒散的冷漠邪笑。他起身,缓缓走到古阑夜身边,轻轻拍了拍古阑夜的肩。

“嗯。”古阑夜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背对着西泽尔,拎起身边的一箩筐鲜活的野兔,然后全部倒进了毒蛇坑里。

惨叫与挣扎,在毒蛇的凶猛吞噬中,被渐渐淹没。

就在这时,西泽尔冰绿色的翡翠瞳眸骤然一冷,他抬起手掌,极速中掌风成刀,以霹雳雷霆般的凌厉气势,狠狠劈向古阑夜的后脑!

59 蛋糕盾牌
就在这时,西泽尔冰绿色的翡翠瞳眸骤然一冷,他抬起手掌,极速中掌风成刀,以霹雳雷霆般的凌厉气势,狠狠劈向古阑夜的后脑!
危机四射!
“啪——”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草莓甜心蛋糕横空飞起,然后亲密地贴上西泽尔的俊脸!
蛋糕溅起乳白色的奶油点点,还有甜蜜晶莹的草莓酱,诱惑的粉红色与纯白浸染了西泽尔的衬衫,地上还滚落了几十颗沾着奶油的新鲜草莓,不过有点被摔烂了。
西泽尔的手掌一偏,力道全失,最后只是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古阑夜的银发。
“哎,可惜了我的草莓甜心慕斯奶油蛋糕,这可是甜品店里刚刚做出来的呢。”
千漓嚣张地扛着两大把超炫狙击枪,还满意地抱着一大堆缤纷的糖果零食,慢吞吞地向古阑夜和西泽尔走过来。她边走边叹气,一脸心痛惋惜地看着西泽尔……
哦不,是看着西泽尔脸上的草莓甜心蛋糕。
“Shit!你这个死女人!”西泽尔胡乱地抹了一把俊脸上的奶油,恼怒地咆哮。
为什么每次见到这个女人,自己都准没好事?
“不,西泽尔先生,我活得好好的。”千漓无辜清纯地微笑,湛蓝的水眸里依旧雨雾濛濛,飘渺朦胧的烟岚下看不清任何情绪,只觉迷离幽远,神秘深邃。
古阑夜已经喂完了毒蛇,黑衣人立即拿起木板将毒蛇坑盖上。
这时,两个黑衣人端上漂浮着娇嫩玫瑰花瓣的镶钻银盆,古阑夜清洗了双手,然后用细腻名贵的丝绸擦拭着自己莹白如玉的手指。
“西泽尔,浴室在二楼,我可以破例借你一次。”
古阑夜慵懒含笑的声音响起,他优雅地擦完手指,将精美柔软的丝绸随意一放。那对玫瑰魅惑的绯色瞳眸里,如轻漾着妩媚妖娆的凌波春水,“下回找我切磋,记得别玩偷袭。”
西泽尔薄荷冰绿的寒眸里依旧燃烧着怒焰,最终他深吸一口气,冲向二楼浴室……
这时,奢华精致的客厅里只有古阑夜和千漓两人。
“这次回来,没受伤吧?”古阑夜走到千漓身旁,帮她把沉重的狙击枪和糖果零食都放到一边,风轻云淡地笑问,蛊魅似妖的眼神却仔细检查着千漓的身体。
“没有。”千漓轻轻摇了摇头。
她的身体虽然没有任何损伤,可精致甜美的眉宇间却难掩淡淡的疲惫。
这短短几个小时,她以自己为赌,只身进入机关重重的密室,潜伏伪装,精心算计坦斯国王,巧改数据,搅乱政务,放火,引爆炸弹,弹指间便掀起坦斯万丈狂澜。
这其间要耗费的心力,该有多少?
古阑夜的心底忽然泛起一丝心疼,他温柔地拥住千漓的身体,轻吻着她的发丝。只觉那身体娇软依旧,似水微凉,沁着淡淡的少女甜香,仿佛是寒巅雪蕊的清雅幽氛。
“累了就睡一会儿。”古阑夜轻轻说,将千漓抱到了沙发上,让千漓的小脑袋枕着他的腿。
可千漓睁着雾气濛濛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古阑夜。那对朦胧的蓝眸似乎有令人心醉的魅惑魔力,仿佛下一刻氤氲的雾气就会凝聚成晶莹的泪珠滴落。
“嗯?怎么了?”古阑夜被这样呆萌的小眼神瞅着,不禁柔声问。
60 微红指印
可千漓睁着雾气濛濛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古阑夜。那对朦胧的蓝眸似乎有令人心醉的魅惑魔力,仿佛下一刻氤氲的雾气就会凝聚成晶莹的泪珠滴落。
  “嗯?怎么了?”古阑夜被这样呆萌的小眼神瞅着,不禁柔声问。

  “西泽尔刚才偷袭你,你为什么不躲?”千漓的樱唇微微一嘟,“我好心疼……”

  听到千漓的最后一句话,古阑夜马上就要心花怒放高兴得飞了,可他又听到千漓娇软无害的声音:“我的草莓甜心慕斯奶油蛋糕……”

  古阑夜上扬到一半的嘴角止住,可千漓毫无察觉。

  “你知道吗,皇家甜品店里这个绝版草莓甜心慕斯奶油蛋糕可是刚刚出炉的,好多人抢购它一个,我最后只能扛着两把狙击枪吓跑了别人,才辛辛苦苦买来的。”

  千漓幽怨地看着古阑夜,水雾缭绕的蓝眸仿佛凝转着泪花,她可怜兮兮地说道:“你明明就知道他在偷袭你,你也早就发现我回来了,还逼着我出手救你……唔……”

  古阑夜俯身,吻住了那两片喋喋不休的唇。

  千漓微微睁大了水眸。

  镂空的蕾丝窗纱飘飘翩舞,彩色琉璃折射着斑斓璀璨的光斑。

  那尊贵雍容的玫瑰奢香氤氲,携一缕迷魅慵懒的微醺暖风,缱绻着令人眷恋的旖旎味道。这细腻柔软的绝妙触感,好像噙露的嫣红蔷薇嫩瓣,淬着最甜蜜摄魂的毒,诱人痴醉。

  精致如樱的唇瓣在那一刻完美贴合,仿佛神赐的天衣无缝,华丽邂逅。

  “我好吃,还是蛋糕好吃?嗯?”古阑夜魅惑轻笑着问。他本想浅尝辄止,可当触碰到那般的馨香美好,他又忍不住想要深入,探求更多。

  接着,古阑夜鬼魅妖肆的眸光一黯,又低头,再度噙住千漓的唇。

  “嗯……唔……”

  千漓缓缓闭上眼,开始尝试着回应他,回应的动作也不像初吻时那么猛烈。那份在密室里的警惕渐渐松懈下来,她娇软的身体如一汪春水,化在了他拥抱的温柔乡里。

62 玫瑰温泉

“你们……在干什么?”

  刚刚出浴的西泽尔正擦着湿发,晶莹的水珠从他衣领微敞的健硕胸膛上滚落,散发出一丝桀骜不羁的野性。当他看到沙发上两人的暧昧姿势时,冷玉翡翠般的冰绿色瞳眸里滑过了浓浓的不悦与诧异。

  从西泽尔的角度看过去——

  古阑夜伏在千漓的身上,整张脸都埋进了千漓纤细的脖颈处。

  而千漓嫣红的樱唇微肿,白皙的脸颊透出薄薄的娇媚酡红,微微凌乱的褐发轻垂,独特的风情妖娆绝艳,眸光迷蒙如氤氲着飘渺的慵倦烟雾,眼眶微湿。

  在西泽尔眼里,千漓眼眶微湿,就意味着千漓是被古阑夜强迫的。

  这一刻温馨美好、心意相融的气氛被别人打破,古阑夜微微不爽地起身看着西泽尔。

  “古阑夜!”西泽尔突然暴怒而起,冲到沙发边狠狠扯住古阑夜的衣领,冷漠倨傲地说道,“我和你争她,但你不能因为我就强迫她!”

  西泽尔少爷,您也太自恋了吧……

  “我去洗澡了。”千漓翻翻白眼,用看傻逼的眼神斜睨了西泽尔一眼,然后慵慵懒懒地走向二楼的浴室。褐色的柔软长发随意披散在肩膀上,魅惑飘溢着淡淡的馨香。

  “漓儿,去我房间里的浴室吧,那里有新来的玫瑰温泉,对皮肤好。”古阑夜妖媚邪肆的优雅声音从身后轻柔传来,低魅音线间蕴藏着宠溺的笑意。

  于是,尊贵的古阑夜殿下完美地表达了什么叫做“重色轻友”。

  千漓微微一笑,也不管身后西泽尔会是怎样精彩的表情,直接走进了古阑夜的奢华浴室。

  水雾飘渺,浴室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幕神秘朦胧的玫瑰色水晶珠帘。

  剔透的珠帘慵然轻舞,仿佛缀满了靡媚耀眼的瑰美魔晶,旖旎辗转着璀璨魅人的蛊惑幽光,微芒零落于烛火微醺的玫瑰雕盏。

  迷雾氤氲间摄人心魄,灌满最细腻缱绻的柔情。

  千漓轻轻撩开玲珑珠帘,果真看到了一池精致幽静的玫瑰温泉。慵懒魔魅的玫瑰熏香缭绕,奢靡馥郁的尊贵香氛流漫,却令人不觉昏沉,反而感到舒缓沉醉。

  池边精心镶嵌着温润晶莹的明珠暖玉,光可鉴人,隐约覆着一层薄薄的湿气。千漓用手在那明媚暖玉上随意一抹,清露滴落,便能看到自己氤氲着雾气的瞳眸。

  旁边摆放着书籍与耳机,还有一杯冰镇红酒。

  千漓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开漂浮的玫瑰花瓣,探入水底,那恰好的温度,令人心暖。

  千漓知道,古阑夜自己的浴室,只有寒冷彻骨的冰泉。这池温泉,大概是特意为她准备的吧。

  他的细腻心思,她心底自知。

  “早上还那么坏心眼的家伙,突然变好了……”

  千漓含笑低喃着,脱下衣服浸泡在了温暖的玫瑰温泉中。

  她轻靠在池边,戴上耳机,随手翻阅着一旁的特制防水书籍,耳边是舒缓的音乐,紧绷的身体也被那温热的泉水浸泡得酥软慵倦,那微醺的暖意几乎令她昏昏欲睡。

  千漓随意地翻着书页,视线渐渐变得朦胧模糊。渐渐一个小时过去,就当千漓快要睡着的时候,耳边轻缓悠扬的乐曲突然变成了极具动感的重金属音乐,听得千漓精神一振。

  千漓猛地睁开眼睛,赶紧起身,顺便摘下了耳机。

  她的眼神一掠,正巧看到书籍最后一页某人龙飞凤舞的潇洒字迹,妖娆霸气:

  宝贝,想睡觉了?

  啊,快来我床上睡,等你!

63 豹纹诱惑
千漓猛地睁开眼睛,赶紧起身,顺便摘下了耳机。

  她的眼神一掠,正巧看到书籍最后一页某人龙飞凤舞的潇洒字迹,妖娆霸气:

  宝贝,想睡觉了?

  啊,快来我床上睡,等你!

  “这个家伙,总想着占便宜……”

  千漓哑然失笑,随手将书籍放到一边,披着一条浴巾便踏出了玫瑰温泉。缓缓撩开绯红水晶珠帘,千漓记得外面放着自己今天新买来的粉红兔兔睡衣。

  水雾缭绕,千漓隐约看到那里有叠放的衣物……但不是可爱的粉红兔兔睡衣。

  好像是……

  千漓缓缓走近,突然瞪大了眼睛。

  豹纹内衣,渔网黑袜!

  Sexy诱惑……

  千漓还发现豹纹内衣旁摆放着一张精美典雅的皇家羊皮纸,上面写着:宝贝,都说豹纹渔网装已经out,但我想知道,你穿上会不会别有一番韵味?

  “之前刚说他变好了,原来还是这么坏心眼。”千漓莹白的贝齿恨恨咬住下唇,盯着那只有一点点布片组成的豹纹内衣,素来朦胧无害的蓝眸在冒火。

  但千漓一向不爱矫情,穿着内衣总比什么都不穿裹着浴巾出去好吧?

  穿就穿,谁怕谁?

  至于被某人占到的便宜,以后再讨回来便是。

  十分钟后,千漓穿着豹纹渔网装,最终还是很没骨气地披了一条厚厚的浴巾,踮着脚尖想要悄悄地溜出浴室——

  可她才仅仅踏出浴室一步,就落入了一个邪肆霸道的怀抱中。

  那人搂着千漓,一声妖娆低笑:“嗯……比我预算的早了一点……”

  千漓被他抱着,微微抬起手肘,本想狠狠撞一下他健美流畅的腰,可后来还是心软下来,最终的力道顶多就是轻轻一碰。

  “哎呦!好痛……我的腰……”可某人夸张的叫声却一点也没减弱。

  “无耻!”千漓鄙视地咬咬牙。

  “来,让我看看你的豹纹装,真期待……嗯……”

  古阑夜直奔主题,瑰媚嫣红的薄唇轻轻伏在千漓的颈窝里,温热魅惑的气息轻轻喷撒在千漓娇嫩莹白的肌肤上,那剔透雪肤染着淡淡胭脂般的妩媚粉红,极致诱惑。

  他近乎贪婪地嗅着千漓身上清雅温软的奶香,稚嫩温暖的气息令人痴醉。

  “才不给你看,快把我新买的睡衣还我。”千漓有些不安地动了动,颈边那慵懒奢靡的妖冶男性气息,如烈性剧毒,快要颠覆了她的魂魄。

  “你买的那件睡衣太保守,穿着不好看……”古阑夜埋下的俊脸舒服地动了动,精致的薄唇坏坏地摩挲着千漓敏感的颈窝,那玫瑰般妖媚的气息蛊惑醺然,他声音模糊地说道。

  “很痒……别乱动……”

  千漓的脸颊飞上淡淡的红晕,她伸手想要推开古阑夜的,可当手指触上了他胸膛处那细腻莹白如明媚玉珠般的皎洁肌肤时,仿佛有电流窜动,千漓的指尖轻轻一颤。

  正因那一颤,千漓微微失神,另一只牢牢拽着浴巾的手不小心松开。

  浴巾滑落,露出少女曼妙的躯体。

  古阑夜抬起脸,当看到这一幕时,目光一凝……


  千漓的接受与回应让古阑夜惊喜,他妖冶魔魅的玫瑰瞳眸里滑过幽靡的流光,更霸道沉迷地吻着千漓。轻柔的动作在那美妙的甜蜜中化为狂野,他是幸福的猛兽,在她的领域里攻池掠地,邪肆不羁地席卷着每一寸空间……

  然而,当古阑夜修长剔透的莹润手指,轻轻抚上千漓那一抹精致的锁骨时,千漓忽然轻轻一颤。

  ——这截锁骨,就是之前,坦斯国王唯一抚摸过的地方。

  千漓微微的战栗与僵硬,惊动了古阑夜。

  古阑夜缓缓停下动作,望着怀中雪颊酡红的千漓,少女的唇瓣微肿,清雅稚嫩的模样中暗藏一分独特的娇媚,令人心神荡漾。本来就水汽迷蒙的眼眸,此刻愈发雾影缭乱,烟雨妖娆。

  古阑夜的视线渐渐向下游移,停留在那寸如玉雕琢的精美锁骨上。

  千漓的肌肤非常娇嫩,细细观察那抹锁骨,会发现上面有着微红的浅浅指印,显然是被男人粗粝的手指摩挲过。

  看到这里,古阑夜的目光顿时一沉……

61 在干什么
古阑夜的视线渐渐向下游移,停留在那寸如玉雕琢的精美锁骨上。

  千漓的肌肤非常娇嫩,细细观察那抹锁骨,会发现上面有着微红的浅浅指印,显然是被男人粗粝的手指摩挲过。

  看到这里,古阑夜的目光顿时一沉……

  邪靡诡谲的玫瑰色瞳眸微眯间,溅起危险凛冽的锋芒,杀机陡现!

  他当然知道千漓并没有受到他人的侵犯,衣衫也完好无损,可是那个该死的坦斯国王,依然触碰到了千漓的锁骨。想到这里,仅仅是这样轻微的程度,他就想杀人。

  古阑夜的心里泛起隐隐的疼痛,千漓那一瞬的僵硬与颤抖令他心疼。

  即便千漓拥有绝顶的智慧与强大的身手,他也不该让她孤身一人进入恐怖的密室。他不该让她独自面对这些危险,哪怕是最微小的伤害。

  千漓发现古阑夜正望着她的锁骨出神,她眼神一黯,微微无奈地扯起唇角,伸手想要遮住那处锁骨:“不要看,这里有点不干净……”

  一看就有严重洁癖的他,会嫌弃她脏吗?可是那也没有办法……

  古阑夜俊魅妖孽的脸上,已经敛起了妖娆魅惑的笑容,他眸光幽沉,抿唇不语。

  千漓看到古阑夜这样的神情,微微垂眸,心里感到有些无可奈何。可她最终还是低声解释了一遍:“那个坦斯老头用铁钳把我的双手双脚都锁在了床上,我不能动。不过我事先已经扰乱了密室里的机关,他刚刚摸到我的锁骨,机关就准时出错了,然后他就倒霉了……”

  “不要说了。”古阑夜出声打断她,瑰媚的绯红瞳仁微缩。

  古阑夜突然埋下俊脸,温热柔软的绝美薄唇,轻柔覆上了那处微红的锁骨。优雅雍容的玫瑰幽香漫溢,恰如那情丝万千,蕴蓄着淡淡的温暖与缱绻。

  隐隐约约间,听到他模糊的声音:“千漓,对不起……”

  竟然是双手双脚都被锁在床上,还要抵御那样的侵犯……

  那步步的艰险与危机,稍有不慎就是一败涂地,一旦失算就是万劫不复。到头来,此刻却还要她低声解释,委曲求全,叫他如何忍心?

  千漓微微一怔,素来钢铁般坚硬的内心,涌上莫名的柔软与酸楚。

  原来他不是不理解,而是太理解,太珍视。

  能有一人,给予她这等尊重、理解与珍惜……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别这么说,我没事。”千漓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那一刻的眼波迷蒙。

  湛蓝的水瞳仿佛是缭绕着朦胧雾气的幽蓝宝石,漫空飘渺不定的流岚雾霭,只为那一人凝聚成温暖迷离的妩媚春水,化作旖旎缠绵的绕指柔情。

  而这极致惊艳的一霎,却落入另一人眸底。

  “你们……在干什么?”

  刚刚出浴的西泽尔正擦着湿发,晶莹的水珠从他衣领微敞的健硕胸膛上滚落,散发出一丝桀骜不羁的野性。当他看到沙发上两人的暧昧姿势时,冷玉翡翠般的冰绿色瞳眸里滑过了浓浓的不悦与诧异。

问一部小说,里面的人,大概是女主叫千琉璃,其他的还有什么墨九卿,北溟舞,夜无痕
提示:

问一部小说,里面的人,大概是女主叫千琉璃,其他的还有什么墨九卿,北溟舞,夜无痕

神医小皇妃:皇叔别凶猛 看着压在身上得寸进尺的男人,她手拿银针警告,“不想下半身的性福没了,赶紧滚!”     “你想在地上滚?还是床上滚?”     北冥舞,华夏医药世家的天才传人,一朝穿越,她成了北冥家懦弱无能人人唾弃的废物小姐。     当清冷的眼眸再次睁开,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是这个吗